首页

结论与建议

  秉承“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可持续发展和合作共赢理念,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主要利用2014年国内外卫星遥感数据,系统地生成了监测区域陆域与海域现势性较强的土地覆盖、植被生长状态、农情、海洋环境等方面的31个生态环境遥感专题数据产品。本报告利用上述数据产品,就陆域7大区域、6个经济走廊及26个重要节点城市的生态环境基本特征、土地利用程度、约束性因素等,以及12个海区、13个近海海域及25个港口城市的生态环境状况进行了系统分析,取得了系列且非常有意义的监测结果。相关成果不仅可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规划方案制定提供现势性和基础性的生态环境信息,而且可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的生态环境动态监测评估的基准。数据产品将无偿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共享,共同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主要结论:
  (1)陆域生态资源及其空间分布
  “一带一路”沿线陆域自然地理条件复杂,森林、草原、农田等生态系统多样,具有明显的地带性,区域差异大。森林、草地、农田总面积为3673.52万km2,占监测区域总面积的69.11%。

  2014年“一带一路”陆域监测区森林总面积为1279.33万km2,占全球森林总面积的35.10%,占监测区域总面积的24.07%,森林地上生物量达1495.03亿t。在监测区域中,森林面积较大的区域为蒙俄区、东南亚区和欧洲区,分别占全区森林总面积的49.64%、27.82%和14.25%。在各森林生态系统中,亚寒带针叶林和热带雨林占森林面积的第一、二位,其中,前者主要分布在俄罗斯与北欧,后者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区。

  2014年“一带一路”陆域监测区草地总面积1234.42万km2,占全球草地总面积的34.88%,占监测区域总面积的23.22%,草地NPP总量达7.77亿t。在监测区域中,草地面积较大的区域为蒙俄区、中亚区和西亚区,分别占全区草地总面积的61.57%、18.91%和5.38%。在草地生态系统中,从欧洲多瑙河下游经西亚、中亚、蒙古高原至中国内蒙古为亚欧草原,青藏高原主要为高寒草甸,荒漠草原主要分布于西亚区、北非的天然荒漠周边地带。

  2014年“一带一路”陆域监测区农田总面积1159.77万km2,占全球农田总面积的53.28%,占监测区域总面积的21.82%,粮食主产区玉米、水稻、小麦和大豆的总产量分别为16269万t、48908万t、36023万t和1699万t。四种大宗粮食作物人均产量的区域差别较大,东南亚区、俄罗斯达400kg/人以上,中国、中亚区、欧洲区达300kg/人以上,南亚区低于200kg/人,非洲东北部区和西亚区低于150kg/人。其中南亚地区可耕种土地多,以水稻为代表的优质作物总产量高,但由于人口众多导致人均产量低。

  (2)土地利用程度的空间差异

  “一带一路”陆域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值为0.34,但受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条件的影响,地区差异极大。与人口聚集及农业大面积开发紧密相关,高值区域主要分布在欧洲区、东南亚区和南亚区;受干旱、寒冷和高海拔等因素的影响,低值区域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蒙古高原、中东和北非。

  欧洲区土地利用程度最高,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为0.52,大多在0.4以上,主要为农田垦殖性和城镇建设性开发,北欧气候严寒,人类开发利用受限,土地利用程度较低。南亚区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为0.48,在各区中排第二,其中,印度和孟加拉国土地利用程度指数整体较高,大多在0.6以上,主要与农田垦殖与城镇建设性开发有关。东南亚区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为0.42,在各区中排第三,其中开发程度高值区主要分布于中南半岛的中部和南部,以农业耕种和城市建设开发为主。蒙俄区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为0.36,比全球平均水平稍高,其中,俄罗斯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大于0.5的高值区域主要分布在西南部,以建设性开发为主;蒙古土地利用程度指数普遍低于0.4。中亚区地广人稀,土地利用程度较低,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为0.35,仅高于非洲东北部区和西亚区。西亚区土
地利用程度指数平均仅为0.19,稍高于非洲东北部区,其中,叙利亚北部、黎巴嫩、以色列北部、地中海东岸和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土地利用程度指数均在0.6以上,开发程度较高;而沙特、阿曼、阿联酋、科威特以及伊朗和伊拉克的大部分地区,荒漠分布广泛,土地利用程度指数普遍在0.2以下。非洲东北部区土地利用程度指数最低,平均值为0.16。

  (3)海区和重要港口周边海域生态环境状况

  本次监测的12个海区总面积约2242万km2。2003~2014年,12个海区透明度总体呈增高趋势,水质环境总体好转,呈现近岸低、外海高的空间分布格局,其中,波罗的海最低,年均约3m;北海南部、孟加拉湾北部、阿拉伯海东部、中国东部和波斯湾等海区透明度较低,年均小于5m。受陆源输入、人为活动或浅水底质再悬浮等影响,达尔文港、加尔各答-吉大港-皎漂、卡拉奇、鹿特丹、吉隆坡-雅加达等近海海域水体较浑浊,年均透明度介于2~5m之间;亚历山大港、雅典、吉达-苏丹港、吉布提港、科伦坡等近海海域的透明度较高,年均可达30~40m。

  12个海区浮游植物生物量(叶绿素浓度)和NPP总体呈现近海高、陆架次之、外海最低的空间分布格局。高值区主要位于波罗的海、黑海、北海、中国东部海区和波斯湾,年均叶绿素浓度达1.0μg/l以上,年均NPP达500gC/ a·m2以上;低值区主要位于南海、爪哇-班达海、孟加拉湾和地中海,年均叶绿素浓度小于0.5μg/l,年均NPP在200gC/a·m2以下。鹿特丹、卡拉奇、迪拜-阿巴斯-多哈等周边海域的叶绿素浓度和NPP整体较高,其中鹿特丹沿岸年均叶绿素浓度大于10μg/l,年均NPP达2000gC/a·m2以上;亚历山大港、雅典、吉达-苏丹港、科伦坡、吉隆坡-雅加达等周边海域的叶绿素浓度和NPP水平较低,其中亚历山大港、雅典和吉达-苏丹港周边海域年均叶绿素浓度低于0.2μg/l,年均NPP小于200mgC/a·m2

  (4)主要经济走廊建设的生态环境约束性因素

  “愿景与行动”中提出的六大经济走廊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载体,走廊沿线区域的生态环境条件对“一带一路”建设有重要影响,是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对各经济走廊的生态约束性因素分析表明,不同经济走廊及每个走廊的不同分段其主要生态约束性因素不尽相同。

  “中蒙俄经济走廊”严寒区段总计长约2300km,山地区段长约650km,荒漠区段长约400km。同时,自然保护区广布,且大部分分布在走廊东部地区。严寒、大面积荒漠分布和珍稀生物生境保护是该经济走廊建设最重要的生态约束因素,主要分布在东部。

  “新亚欧大陆桥”全长超过10000km,其中中亚段长约1800km,是主要生态敏感地段,干旱和荒漠是主要的生态约束因素;欧洲段长约3900km,生态环境约束总体较小。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的中国-中亚段长约3200km,其中2240km穿越荒漠区,360km穿越天山山脉,大范围荒漠、严寒和高山是中亚段的主要生态环境约束因素;西亚段长约2980km,其中820km穿越荒漠区,1400km穿越山区,荒漠和高山地形是西亚段的主要生态环境约束因素。

  “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北段主要穿越地形起伏大的山区,约700km穿越海拔高于2000m的区域,地形是最主要的生态环境约束因素;南段自然保护区广布,廊道沿线缓冲区内共有各类自然保护区259个,珍稀生物物种及其生境保护是主要生态约束因素。

  “中巴经济走廊”全长约3000km,其中北段约940km穿越海拔普遍高于4000m的喀喇昆仑山脉和帕米尔高原,高海拔与大坡度、严寒是主要的生态环境约束因素;南段的巴基斯坦南部全长约490km,干旱和大面积荒漠分布是主要生态环境约束因素。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全长近4000km,其中,中缅段长约1500km,穿越云贵高原和缅甸北部山地,山地地形复杂是主要生态环境约束因素;印孟段长约2500km,极端天气造成的洪涝灾害频发,同时,沿线自然保护区分布广泛,极端天气及物种/生境保护是主要生态环境约束因素。

(5)重要节点城市和港口城市生态环境状况

  重要节点城市和港口城市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起着重要的枢纽作用。

  2000~2013年,中蒙俄经济走廊中的俄罗斯城市建成区绿地面积大、灯光指数稳定,如莫斯科建成区内绿地面积占比为51.44%,灯光指数年变化率为0.2,而城市周边灯光指数年变化率为1.06,说明城市向周边蔓延速率快。新亚欧大陆桥欧洲段城市整体发展成熟,绿地占比高,城市环境良好,灯光指数呈现出轻微的下降趋势,如布列斯特的建成区内绿地面积占比50.84%,灯光指数年增长率为-0.42。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西亚城市建成区绿地占比普遍偏低,灯光指数年增长率较大,城市扩展较快;中亚城市普遍欠发达,如塔什干的城市建成区内绿地面积占比9.73%,灯光指数年增长速率较低,仅为0.28,而阿拉木图的城市建成区和周边地区的灯光指数年增长速率分别为1.23和1.03,城市发展比较快。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灯光指数普遍呈现出“高密度、高增长率”的特点,如万象建成区内绿地面积占比12.22%,灯光指数年增长率为1.23。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城市发展差异较大,如曼德勒和达卡的建成区内绿地面积占比分别为11.43%和20.37%,灯光指数年增长率分别为1.15和0.38。

  成熟型的港口城市生态环境良好,岸线资源丰富,如新加坡和圣彼得堡,城市建成区绿地占比分别为29.66%和27.49%,港口码头岸线长度分别166.4km和74.55km,经济社会发达,但未来港口发展可能面临较严峻的“港”、“城”冲突;处于起步阶段的港口城市,城市规模较小,港口基础设施尚不完善,如瓜达尔和皎漂,城市建成区绿地占比分别为14.51%和22.92%,港口码头岸线长度分别为2.5km和2.63km。

主要建议:
  为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充分体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在区域、廊道与节点城市规划建设中提出如下建议:

  (1)东南亚区、南亚区、中东欧及俄罗斯远东地区生态条件良好,生态资源丰富,经济发展潜力大,是“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应重点关注的区域。但是,在这些区域中,东南亚区和南亚区热带雨林与亚热带山地森林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区域;欧亚大陆高纬度地区的亚寒带针叶林生长缓慢,自身恢复能力差,一旦破坏难以恢复。因此,在规划和建设中应特别重视这些区域的生态保护问题。

  (2)主要经济走廊的建设对沿线区域的经济将起到重要的带动作用,同时也会对走廊沿线的生态环境构成新的压力。如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穿越中国新疆、哈萨克斯坦、伊朗等干旱区,水资源严重匮乏,荒漠生态环境极其脆弱,要以水资源承载力作为约束条件制定区域产业的优化布局方案。因此,在经济走廊及其节点城市的规划建设中应加强科学论证,充分评估建设活动的生态环境影响。

  (3)部分封闭的海域,因临近大河河口和人类活动导致的环境污染,海域生态环境保护的压力较大,如鹿特丹、迪拜-阿巴斯-多哈、卡拉奇等港口的临近海域海水透明度低、叶绿素含量偏高。因此,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需要重点关注相关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问题。